朋口战役 中国·连城旅游网:中国·连城旅游网    中国·连城旅游网:2015-12-1 17:29:00    中国·连城旅游网3195中国·连城旅游网

朋口战役

——重创了国民党十九路军,促成著名的“福建事变”

 

1933年3月上旬,国民党第十九路军七十八师2个旅6个团共1万余人侵驻连城,企图进攻长汀、瑞金。7月28日至8月1日,彭德怀、滕代远率领红一方面军东方军在连城松毛岭的朋口一带,发动了“朋口战役”,共歼敌1个旅又3个团,俘敌官兵2000余人,缴获各种枪支2000余支和大批军用物资。朋口战役(朋口进攻战)的意义非常重大,它直接导致第十九路军领导人蔡廷锴、蒋光鼐发动了著名的“福建事变”,对推动全民抗日产生了积极影响。

 

(二)温坊战斗

——第五次反“围剿”中唯一一次胜仗

 

1934年7月,第五次反围剿进入关键时刻。蒋介石命令东路军6个师和1个炮兵团从东线进犯我中央苏区,直逼朋口松毛岭。温坊战斗(温坊袭击战)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打响的。

温坊(今文坊,下同),是连城县松毛岭下的一个大村庄,与松毛岭主峰七岭(白叶洋岭)高地遥遥相望,是国民党军进攻中央苏区瑞金的前哨阵地。担任主攻松毛岭的国民党第三师第八旅即盘驻于此。 

此时,我方只有红一军团、红九军团和红二十四师等3万多人,由朱德、林彪、聂荣臻等统一指挥。这三支部队从连城朋口敌军驻地以东的姑田一线,悄悄迂回到连城的温坊、中田、黄沙和长汀的南山、童坊一带。在松毛岭郭公寨、七岭设前线指挥部,驻扎指挥时间长达73天。

8月底,红一军团侦察科长刘忠侦察到国民党第三师、第九师、第八十三师、第三十六师等四个师于朋口、莒溪、璧州、洋坊一线,有向汀州逼进的态势。至9月1日晨,进入温坊的敌军离朋口国民党军主力相距仅有30华里。红军指挥员林彪、聂荣臻等认为这是一次绝好的战机,于是,当机立断作出夜袭温坊的决定。这次战斗,由朱德亲自部署:驻扎在松毛岭的红一军团由西向东运动正面出击;红二十四师从猪鬃岭、肖坊、桥下一带向东攻击敌西侧;红九军团作为预备队负责打援截击,从童坊水头坪和连城林家坪、八仙岩、上莒、金龙山、南窠等地直插敌后,防止敌人增援,三面包抄温坊守敌。敌人由于事前被朱德巧设的“斗笠阵”迷惑,未注意到红军的真实行动,思想上麻痹松懈,未作严密防范。等到9月1日晚 9点,当红军在温坊赤卫队员带领下突袭到温坊村时,敌军正在睡大觉。由于匆忙应战,一个旅的守敌不到三小时即被歼灭。旅长许永相虽然趁夜只身逃走,却未逃脱被蒋介石下令枪毙的下场。

国民党军温坊失利后,总指挥李延年命令其第九师、第三师抽调3个团于9月3日向温坊反扑,欲与红军决一死战。不料其第九师先头部队一个团又被红军全部歼灭。后援敌人闻风丧胆,狼狈溃逃。

整个温坊战斗,全歼敌人一个旅和一个团共计4000多人,其中打死打伤2000多人,俘虏2400多人,缴获枪支1600余支,自动步枪、轻机枪100多挺,迫击炮6门,子弹44万多发。

温坊战斗是中央红军在第五次反“围剿”中唯一一次大胜仗。

 

(三)松毛岭战役

——中央苏区东线最后一战,为中央红军战略大转移赢得宝贵时间

     

一、敌军疯狂“围剿”步步紧逼

1934年9月,蒋介石调集100万军队,200架飞机,向革命根据地发动第五次“围剿”。国民党东路军总司令蒋鼎文辖李玉堂第三师、李延年第九师、李默庵第十师、宋希濂第三十六师、陈明仁第八十师、刘戡第八十三师等6个师和炮兵第五团(缺1营)约7万人,向中央苏区东线战略要地松毛岭逼近。

松毛岭是连城朋口温坊(现文坊)与长汀东南面交界的一座大山,南北横贯八十多里,东西蜿蜒三十余里。山高岭峻,松林茂密,浓荫蔽日。松毛岭以东是连城、上杭、龙岩,以西是长汀、瑞金。来往仅有温坊七岭(即白叶洋岭)和刘坑口两条山道。

    温坊战斗后,9月9日,江西兴国告急。红一军团奉命回师增援。所以,留下坚守松毛岭的是红九军团、红二十四师、工人师和地方赤卫队约3万余人。

    由于国民党军在温坊遭到惨败,蒋介石改调北路军总司令顾祝同取代蒋鼎文,重新调整进攻苏区的部署,由三十六师担任主攻,第十师、第八十三师协同进攻。

二、松毛岭阻击战七天七夜苦苦鏖战

9月23日上午7时,松毛岭响起了密集的枪炮声。敌军首先用上百架次德国进口的“黑寡妇”飞机与大炮轮番轰炸,红军阵地上碗口粗的松树被拦腰炸断,地面的松针、茅草燃起阵阵火焰,松树盖的红军防空洞上一米多厚的掩土全被掀翻。硝烟未散,敌东路军第三十六师、第十师、第八十师分头向松毛岭东面发起全面进攻。主攻松毛岭主峰七岭高地的国民党军三十六师,以整连整排的兵力轮番向红军阵地冲锋。红军则在前沿战壕里等敌人靠近阵地时,用手榴弹、轻机枪等武器进行反击,一次又一次打退敌人的进攻。

9月24日,红军紧急从连城、上杭、长汀等地抽调了二千余名地方兵员投入战斗。松毛岭上空整日响彻着枪声、爆炸声、喊杀声,红军阵地巍然屹立。

9月25日,红九军团军团长罗炳辉、政委蔡树藩去瑞金开会,战斗仍在进行。

9月26日,战斗更为激烈,敌我双方为争夺一个山头,时常展开白刃战。 

9月27日,战斗愈发惨烈,红军防守进入艰难阶段。

9月28日,红二十四师设在松毛岭七岭高地的前线指挥部(防空洞)被敌人重炮击中、炸塌。在指挥部内的红军指战员及通讯设备、大量的武器弹药等物资被掩埋在洞中,主阵地由此失守;郭公寨前指挥部与七岭高地前线指挥部的电信、电报因此失去联系。 

9月29日,国民党军又出动大批飞机轮番轰炸,在炮火的掩护下一批又一批地向红军阵地冲锋。此时,红军各处阵地工事几乎被摧毁,焦土一片,尸横遍野,树枝上都挂着残肢断腿。战斗一直坚持到傍晚。终因敌强我弱,弹尽援绝,红军撤离了松毛岭东面阵地,踏上长征之路。据时任红九军团第三师七团团长,解放后曾任过内蒙古军区副司令员的刘华香少将回忆,9月28日,该军团接中革军委命令从松毛岭前线撤出战斗,全部到长汀钟屋村休整,但29日清晨敌人又向松毛岭发起进攻,下午,松毛岭左侧唐古垴高地陷落,红九军团第七、八两团奉命重新投入战斗夺回阵地,支援红二十四师。30日,红九军团奉命从钟屋村出发到汀州集结,往西转移,但其七、八团则在重新占领唐古垴高地后,推迟了一天在连城境内与红二十四师官兵一起从连城松毛岭的郭公寨一带战场直接西移,踏上长征路。

三、先烈的鲜血染红了松毛岭

9月30日上午,松毛岭仍然硝烟笼罩。此役为红军第五次反“围剿”最后一战。

据《长汀县志》记载:民国二十三年九月,东路军第三纵队指挥李延年率6个师进攻汀连交界之松毛岭,先是红军总司令朱德督重兵驻守,防御巩固。“是役双方死亡枕籍,尸遍山野,战事之剧,空前未有。”据经历过松毛岭保卫战的老同志回忆,松毛岭战斗中红军战士和地方赤卫队员连同朋口战役、温坊战役,牺牲万余人。战斗结束半个多月后,松毛岭上空血腥不减,绿蝇如云,吸附在松树上的绿蝇将碗口粗的松枝都给压断了。

20世纪末,杨成武将军和涂通今将军在回家乡途经松毛岭时,特地下车吊唁红军英烈。涂通今将军对杨成武将军说:“当年,你们红一军团走后,我们红九军团面对数倍装备精良的敌人,伤亡惨重,血流成河。其实,松毛岭战役的惨烈程度不亚于湘江战役。”在松毛岭上的最后激战整整7天7夜,尽管守卫红军最终撤出了战场,但为中共中央首脑机关与中央红军主力的战略大转移赢得了最宝贵的时间。

四、松毛岭上铸军魂

为中共中央机关与中央红军主力安全转移赢得宝贵时间的还有一位英雄,他就是红色特工项与年。项与年,长期在周恩来直接领导的中央特科工作,是闽西最早的共产党员。在第五次反“围剿”斗争的紧要关头,他与战友们获悉了蒋介石的“铁桶”计划(蒋介石的首席军事顾问、德国人赛克特策划的、企图围歼我党中央机关和中央主力红军的“铁桶围剿作战计划书”)后,即临危受命,装扮成乞丐,为了逼真,甚至自毁四颗门牙,冒险越过国民党军八道封锁线,行走1000多里把绝密情报送到瑞金中央机关周恩来手中。是这一情报的获取,促使党中央采取断然措施,至少比原计划提前半个月开始长征,使中央红军赶在国民党军“铁桶”尚未合拢前安全跳出敌人的包围圈,免遭灭顶之灾。项与年为保存党中央首脑机关和中央主力红军作出了重大贡献,为挽救中国革命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项与年故乡就在松毛岭下温坊(文坊)村,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这样说,是松毛岭阻击战的英烈们和松毛岭下的连城人项与年,挽救了我党中央机关和中央红军。这样评说毫不为过!后来毛泽东在谈到此事时说:中国革命的胜利,隐蔽战线的同志是有功劳的。

青山埋忠骨,热血铸英魂。这三场空前的战斗(役),红军方面牺牲万余人(现在册的烈士不到其中的一半,大都是无名英雄)。松毛岭战役期间,连城人民千方百计为红军送情报、带路、修工事、送稻谷和猪、牛肉等食物,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四)温(文)坊村“无祀会”

——连城人民对革命必胜的坚定守望

 

第五次反“围剿”期间的松毛岭保卫战,国共双方都伤亡惨重。红军主力撤离后,国民党军留下了一支800多人的加强营部队处理他们战亡的遗体。而红军方面牺牲万余名指战员的遗体,大都留在连城县境内松毛岭东面的温坊、黄沙、上莒等村的荒山野岭上。红军方面因时间紧迫直接转入长征,无法留下人员安葬烈士遗体。

于是,朋口温坊村民项仲炳、项汝韶、项盛奇、项和兴、项华兴、项林养、项啟汉、项用康等19位村民,怀着对红军的热爱,冒着白色恐怖的危险,自发组成“无祀会”,发动当地群众上山,就地挖穴,将红军遗体安葬。之后,“无祀会”的成员们又发动村民出钱出力,继续做好相关善后事宜。“无祀会”的成员们率领家属,用畚箕及褡袋,将遗骸挑到文坊村的“甲利垅”、“斧头乾”等处,装入预先定造、购买的金盎及大水缸中,然后挖出几处上百平方米的大坑进行安葬,此后,还修成简易墓地,现存一座较大红军墓,安歇着3000多位红军英魂。

温坊人民将几处的红军烈士墓地修好后,“无祀会”的成员及热心群众,于当年的农历七月举行庄重的并颇具地方特色的祭祀活动——“倒粥”。“无祀会”成员一面用猪肉、鸭肉等煮成一桶桶热气腾腾的稀饭,挑到烈士墓前摆放;一面扛着活生生的大猪,到墓前“插花”(即就地杀猪,让猪血喷洒在墓前,鲜红的血迹像红花一样)。同时在墓前点燃香烛,诵读祭文,表达哀思。祭文念毕,即将一桶桶的粥,泼在烈士墓前。据当事者叙述,其时忽然乌云密布、雨丝绵绵,从四面八方飞来一群群的蝴蝶、蜻蜓、草蚂(蝗虫)等各种昆虫。这奇特的情景,让“无祀会”的成员及其他热心群众感到十分惊奇:难道这是烈士英灵的显现?!这次祭祀活动后,当地曾有过的小孩群发性的热感致死等流行病(即瘟疫),骤然得到平息。文坊村的群众也认为这是烈士英灵保佑,因而对为革命献身的无名烈士更加敬仰。于是,每年的七月十五日,他们都要进行这种祭祀纪念活动。“无祀会”成员项林养,在他七十来岁的时候患病“死亡”,家属及医生都确认他已断气。但在他死后的第三天,突然自己从棺材中站起来,之后又在世上活了十几年,达八十多岁。全村的人都感到震惊,都评论说大概是他为无名烈士做了好事,积了德的缘故。据调查,“无祀会”19名成员,大都活到八十岁以上。因此文坊群众都说他们善有善报。或许以上的感人事例纯属巧合,但不管是何原因事情终究曾发生过。因此,每年在无名烈士墓前的“倒粥”成了文坊村民的主要活动之一。直到“文革”中“破四旧”才被中断过一段。文坊村“无祀会”的产生及其活动是革命老区人民坚信共产党、坚信红军、坚信革命必定胜利的最真实的写照,是党的群众路线真实而具体的展现,它的光辉将永存于我党我军的光荣史册。

更多旅游资讯
连城开启“红+绿”旅游模式2016-10-27 近日,连城县松毛岭战役纪念碑、纪念广场正式落成揭碑。作为中央红军长征前夕东线最后一役“松毛岭战役”遗..更多详情>>
连城籍“红色特工”项与年亮相央视《长征故事》专栏2016-09-18 近日,连城籍“红色特工”项与年(福建省委原第一书记项南同志父亲)克服种种艰难险阻,历经千辛万险,穿越..更多详情>>
2016-10-27连城开启“红+绿”旅游模式
2016-09-18连城籍“红色特工”项与年亮相央视《长征故事》专栏
2016-08-09松毛岭之战
2015-12-02项南纪念馆
2015-12-01朋口战役
公众号连城冠豸山 服务号 i游连城 新浪微博 i游连城
CopyRight © 2015 中国连城旅游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连城县北大西路1号 电话:0597-3128080 邮编:366200 未经授权 禁止复制转载 版权所有:闽ICP备12020707号-1 技术支持:梓斌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