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说连城”第48期:《培田的昼与夜》作者 李西闽 中国·连城旅游网:中国·连城旅游网    中国·连城旅游网:2021-1-25 9:14:00    中国·连城旅游网140中国·连城旅游网
编者按

梦里的连城,古韵悠远;梦里的冠豸,风情万种。蓦然回首处、魂牵梦萦时,神奇的冠豸山水,神秘的客家文化,就在我们的眼前!连城是客家人的聚居地,名胜古迹和人文景观众多,客家民俗多姿多彩,到处闪烁着历史文化的光芒和辉煌,演绎着中原古文化的敦厚遗风。

为充分展现连城县悠久的文化内涵和独特的乡村旅游资源,亲爱的听众朋友,文旅连城夜读栏目《诗说连城》于2020年3月7日晚开播啦。《诗说连城》将主要刊播连城籍作家和外地作家描写连城的美文,让我们共同走入诗人、作家们眼中那神奇的冠豸山水、神秘的客家文化,美丽的田园风光、原始的民居村落,遥远的古镇古风、奇异的民俗风情。《诗说连城》将于每周六夜晚和您如期相遇,在一些特殊节日,我们也将推出应景“特别专栏”。

相信那一句句深情的话语,那一段段激情的诗篇,古韵悠远,将带着您一同走进远离喧嚣那如梦的连城、最美的家乡,让你领略自然淳朴而又古老的客家风情和原始美;相信那一篇篇大美的文章,那一首首热情的诗歌,古风依旧,将带着您一同步入远离凡尘那神秀的连城,永远的故乡,呼唤您发自内心的震撼和亲近大自然的冲动。相信那美丽的诗文,犹如那故乡的一轮明月,必将照亮您前行的脚步。




导语

如梦连城如梦景,诗说连城情最真!今天的诗说连城,我们一起欣赏李西闽老师的《培田的昼与夜》。一起朗读!




培田的昼与夜

作者 李西闽

说起培田,这些年有了些名气,远远近近的人,提起培田,都会说,那是个古村落。中国的古村落很多,培田并不是最出色的那一个。但是,在很多被商业烟熏火燎之后的古村落面前,培田又是比较独特的,这和人有关系,培田人还没有沦落到见钱眼开的程度,至少还保留了客家人的质朴和热情。


比如吴初欣。

认识吴初欣是很偶然的事情。有个晚上,我在上海龙岩办事处请一些朋友吃家乡菜,恰好他也在那里请一帮朋友,于是就搭上了话,加了微信,成了朋友。前两年正月之际,他得知我和妻儿在老家河田过年,就邀请我到培田作客。他在培田有个书院,叫做紫阳书院,其实我知道这个地方,此前不知道是他的。紫阳书院有他的心血,也有他的寄托,尽管他奔波在外,为生活打拼。我喜欢紫阳书院,无论是那青砖铺就的厅堂,还是幽兰吐翠的天井,最重要的是可以感受到主人的情怀。只呆了一天,当晚就和他一起飞回上海,但紫阳书院已经在我心里有了烙印。



我一直相信人和人,人和某个地方存在着缘分。

我和吴初欣算是有缘分的,从偶然相识到成为知己。当然,也有些很巧合的事情印证我们的缘分。去年冬天,我在海口写作了两个月,走的时候,竟然和他同乘一班飞机回上海。事先没有约好,而是上飞机之前,他看了我的朋友圈,发现都在机场,问我之后,才晓得是同乘一班飞机,这是多大的巧合。

我和培田,也算的有缘分的。

前些年,应陈日源之邀,来了一次培田之后,就喜欢上了这地方。培田的老屋古街对我而言,并不是有多大的吸引力,因为我老家河田,曾经也是如此,是个古镇,规模比培田大得许多。只是河田早已不是从前的那个古镇,培田却保留了原来的样子。穿行在培田的街巷,会让我回忆起童年时代的河田,湿漉漉的清晨,湿漉漉的鹅卵石铺就的路面,老屋里传出的人声狗叫。那是一种挥不去的乡愁,尽管乡愁一词被滥用得俗不可耐。以至于后来,我会在锄田山房住上两个月,边写作,边找寻那一缕游魂般的愁绪。




今年正月,我刚刚从澳大利亚回国,在微信朋友圈看到初欣发的培田游龙灯的视频,特别吸引我,就回复了一下,表达了自己波动的心情。初欣马上就邀请我回培田去过正月十五,看游龙。想了想,去一趟也是值得的,毕竟这种民俗离我越来越远,这一生也见不到几回了,便决定和初欣一起来到了培田。

这个正月的天气并不是很好,雨水显得十分固执,不时地落下,潮湿而又阴冷。阴霾的天空并不能掩盖节日的气氛,鞭炮和烟花以及人们的笑语撕破了沉闷天气的围剿。在培田的几日里,白天我会在古村里游荡,一次次不厌其烦地穿过那些街巷,漫无目的地走动。

我会站在村口那棵巨大的雷公子树下,想起几年前在锄田山房写作时的情景。那时,我也经常会站在雷公子树下,和树下休闲的老人们聊天。故事从他们牙齿不全的嘴巴里流出,熟悉的乡音拉近了我们的距离,仿佛他们就是我的爷爷奶奶父亲母亲。我也在他们的脸上、眼睛里搜寻着故去的爷爷奶奶的音容笑貌,心里便会涌起情感潮汐,冲击着内心的堤岸,眼睛也会变得酸涩。



我碰到村里的老人,都会微笑地向他们致意,他们从年轻到年迈,经历了一生的风霜雨露,岁月在他们脸上刻下的不是皱纹,而是时光的印记,还有不可言说的沧海桑田。我其实也是在向岁月致意,敬畏生命从旺盛到衰老的过程,每个人最终都会走向末路,都会平静地面对一切。我相信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永恒,包括培田,最终也会消失,不过,乡村和人都有它的价值,哪怕明天就消亡。

可以说,我已经不知道多少次在培田古村流连,村里的每条巷道,都留下了我的足迹。每一次走过,都是一次生命的历程,都会加深我对乡土的敬畏。有时,吴初欣也会陪我走走,他自己也一次次地漫无目的地在村里行走,也许他有他自己独特的眷恋。他对我说,经常会跑回来,就这样在村里行走,感到踏实。如果说在异乡漂泊是为了谋生,那么他一次次的回归,就是在寻找一种归宿感。因此,吴初欣是幸福的,最起码,他还有培田,还有紫阳书院,还有他信守的乡土情怀。很多旅居异乡的人,却再也找不到故乡,每一次含泪的回望,都是漫漫长夜中的空茫。



说实话,我更加喜欢培田的夜。入夜后的培田,那种宁静仿佛让我穿越到了古时的任何一个朝代,夜雨也好,星夜或皓月当空也好,都有种远离喧嚣的安宁。这种安宁会让自己变成一缕青雾,在四荒八野飘荡,轻灵而又绵长。这种难得的安宁是人类的最佳生存状态。

几年前在锄田山房写作之际,我会坐在二楼的回廊上,默默地眺望对面的山峦,看着月亮从山后缓缓升起。最初的月亮是淡红色的,它照亮了我寂寞的灵魂。那时,我的心沉浸在微风之中,没有一丝杂念,浑身变得通透,什么问题也不想,也不用去追问生和死,枯与荣,一切都那么自然而然。

这次来培田,正月十五那个晚上,当游龙结束之后,我和初欣,还有香港来的朋友,一起坐在紫阳书院的顶端的晒台上,边喝酒,边说着话。也许是上天的安排,这个晚上竟然雨停了,白天还下着大雨。村里的九条龙出动时,天上的乌云渐渐散去,初欣抬着龙头,走街串巷,在鞭炮的烟雾中穿行,我也加入了游龙的行列,热情奔放地舞着龙,浑身有种使不完的力量,汗水也浸透了内衣。在全村参与的狂欢之中,这个年到了最高潮的部分。

当狂欢结束,我们坐在晒台上,狂热的心渐渐平息。



月亮从对面的山顶露头之际,我的心又一次沉静下来。我望着渐渐浮现的月亮,仿佛回到了从前。我很难在同一个地方,又一次看到圆月的升起,这一生的漂泊让我对此刻特别的珍视。我再次理解了吴初欣对培田的眷恋。他是正确的,他的每次回归,都是被召唤的,也可以这样说,是他内心的乡土情结在召唤。他是一个遵从内心的人,这一点,在芸芸众生之中,有谁能够做得到?

我们沉默了,望着渐渐上升的月亮,每个在场的人,都有自己的心情,不一样的心情,这培田的夜色,也变得丰富而又幽深。




作者简介



李西闽,福建长汀人,1984年开始发表小说。在《收获》《天涯》《作家》《青年作家》等刊物发表大量文学作品。出版唐镇三部曲《酸》《腥》《麻》及《死亡之书》《狗岁月》《血钞票》《崩溃》《巫婆的女儿》《温暖的人皮》《白马》《我们为什么要呼救》《凛冬》等长篇小说三十多部。有《李西闽自选文集》(五卷)、《李西闽文集》(六卷)以及《李西闽经典小说文集》(十卷)出版。《幸存者》获华语文学传媒大奖。《最寒冷的冬日也有暖阳》获西部文学奖。




文旅连城出品

音频:语丹

编辑:罗术

审核:李剑

   监制:傅晓冬



公众号连城冠豸山 服务号 i游连城 新浪微博 i游连城
CopyRight © 2020 中国连城旅游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连城县北大西路1号 电话:0597-3128080 邮编:366200 未经授权 禁止复制转载 版权所有:闽ICP备12020707号-1 技术支持:梓斌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