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口战役 —迫使国民党十九军“联共反蒋抗日”

Date : 2021-12-09

    朋口战役,是彭德怀同志对于错误的领导进行坚决抵制,果断改变由南进攻连城,实施“围点打援”的战术所取得的重大胜利。



1933年7月,中央军委决定由红三军团、红五军团第十九师、闽西红十二军第三十四师组成东方军,东征福建。东方军指挥彭德怀、政委滕代远。参谋长邓萍、政治部主任袁国平。


东方军入闽后,攻下了宁化县泉上的土堡,首战告捷。随即奉命进军连城,消灭驻在这里的国民党十九路军七十八师(师长区寿年)。7月中旬,彭德怀身穿便衣,带领30多个战士,对十九路军在连城的兵力部署、连城的地形、民情等进行侦察。根据实地侦察,彭德怀发现中革军委代主席项英给他规定的由北向南进攻连城的路线,红军便完全处于仰攻地位,地形对我十分不利。而朋口的敌人只有一个加强营,我军集中优势兵力,以多胜寡,有一定的把握;朋口是敌人通往连城的交通要道,一旦打下朋口,敌人势必调动连城和莒溪之敌前来增援,可以实现我军“攻点打援”的战术意图。于是他果断地改变了项英的作战方案,选择了以朋口为突破点,实施“攻点打援”的战术。



(朋口战役纪念碑)


    7月下旬,先期进入四堡、北团周围一带的红三十四师和红四师开始对占驻在这里的国民党十九路军两个团发动佯攻,以麻痹和牵制敌人,使敌人产生错觉,以为东方军是由北向南进攻连城的。27日夜,东方军集结在距朋口30多华里的长汀钟屋村的红四师、十九师,兵分三路,悄悄地向朋口进发。28日晨,三路红军神速地同时包围了朋口和距朋口20华里的莒溪,驻在莒溪的敌人原以为这里不是要害部位,因此疏忽大意的敌人,当发现我军正向莒溪进逼时,已为时太晚了,红军迅速地从左右和背后包围过来,使他们成为翁中之鳖,只好硬着头皮仓惶应战。我军大势压境,很快就在这里消灭了敌人的一个营,即向朋口挺进。



(珨瑚庙)


蛤蝴庙背头山是朋口的制高点,三面环山一面靠水,山下又是朋口街道,是敌人的天然屏障。这里驻守着敌人的一个营(营长黄康),他们凭借在这里的特殊位置和坚固工事,全营人马龟缩在战壕和碉堡里,易守难攻。我军打了整整一天,无法攻上去。于是,晚上部队撤到离朋口五华里的张家营。在这里,彭德怀司令员召集了军事民主会,讨论如何“吃掉”山头上的敌人。


深夜,部队从张家营分二路出发,迅速进至蛤蝴庙背头山南面和北面。北面是十九路军的防御重点。南面是几百米的朋中街道。我军利用善于夜战特点,由北面部队先组成小分队冲锋吸引敌人的火力,南面部队摸黑登山,当敌人发现我军意图在南不在北时,慌忙掉转火力,但为时已晚,红军终于在南面攻上了山头。天亮前就结束了战斗,全歼了山头上的这个营。


    28日下午,区寿年闻讯朋口被红军攻下,马上从连城派出四六六团(团长钟瑞经)火速增援莒溪、朋口。我军得悉后亦派出驻在北团的红四师第十三团从北团出发,抄道在29日拂晓前先于钟团抢占了朋口东侧的高贵仞山,控制了制高点,敌钟瑞经也企图争夺这个制高点,红十三团立即以一营迂回到敌后,猛烈夹击,钟团腹背受敌,无路可走全部被歼。30日上午,朋口战斗胜利结束,全歼区师四六六、四六七团,取得了朋口战役大捷。下午东方军在莒溪桥头坎集结,彭德怀司令作了简单的讲话后,立即出发追击逃入连城、姑口、小陶一带的十九路军。



(开国将军王直 题词 东方军革命精神永放光辉)


区师在朋口被歼两个团后,急电请示漳州十九路军总部,十九路军恐区师被我全歼,即令区师放弃连城撤至永安,并令驻闽中之六十一师毛维寿派一个旅赶往大田、永安,掩护区师撤退。


30日,区师尚存四个团及师直属部队弃连城往永安撤退,当晚宿营于姑田。次晨将出发时,我东方军红五师十三团、十九师、三十四师101团追击部队已经赶到,一阵猛打猛 冲,区师顿时大乱,纷纷弃甲丢枪,夺路而逃,我军直追到小陶,在追击中再歼区师一个团,缴获无数,打得敌人惊慌失措,草木皆兵,一夜狂奔170里逃到永安,狼狈不堪。


    8月1日,东方军红4师、红5师、红19师和红34师在连城姑田下堡胜利会师,举行了纪念“八一” 建军六周年的庆祝大会。



(开国将军李德安 题词 东方曙光)


朋口战役,歼灭国民党军78师区寿年部1个旅3个团,消灭敌官兵2000余人,缴获枪2000余支和军粮1500担等大批军用物资,收复了连城、新泉苏区。这是国民党十九路军参加反共内战以来受到一次最大的打击,促使国民党19路军将领蒋光鼐、蔡廷锴从“反蒋反共抗日”转至“联共反蒋抗日”,对建立全民抗日统一战线产生了积极的影响。朋口战斗结束后,东方军在连城休整10天,恢复了连城一带苏区。16日,彭德怀、腾代远率部北上,留下红34师驻守连城,掩护主力向北转移。